您当前所在位置: 乡村生活网>>百姓话题>>一块土地 两份合同 39户农民的承包权谁来维护 返回乡村网首页

一块土地 两份合同 39户农民的承包权谁来维护

时间:2006-10-14来源: 作者:
 

  13年来,河北省邯郸市魏县仕望集乡胡庄村的村民刘士章,已经无数次走过村东的那片苗圃地。这本是他们39户农民的庄稼地,却一直种着别人的树苗。据记者调查,刘士章等39户农民确实拥有这块地的《承包经营权证》,但因村委会和县城居民刘风录订立了合同,从而使他们失去了该地的使用权。刘风录则认为,依据村委会与他订的合同,他经营这块地不违法。

  城里人动了农民的承包地

  1993年夏,当刘士章收了地里的小麦,准备种玉米时,发现村东的18亩地已经被一个叫刘风录的城里人围起,准备种植树苗。而这块地是胡庄村村民承包的农田,承包期三十年不变。
  村民的承包地怎么突然由一个外来人耕种呢?刘士章等人马上到村委会去询问。原来村委会在村民不知情的情况下擅自签订合同,将这18亩地承包给了魏县机械厂职工刘风录,承包期为1993年至2000年,承包费每亩每年100元。村委并未向他们出示过这份合同。
  刘士章告诉记者,当他们向村委反映此事时,村委负责人承认自己不对,但又极力劝说村民,许诺合同到期了就给地。“当时种地也没什么收益,就这样稀里糊涂地让刘风录种了几年。”
  据村民讲,尽管村委会强行把承包费顶了群众的部分农业税金,但他们至今一直不同意这份合同。村民多次向县、乡、村反映村委和刘风录的行为。
  “村委会把地私下承包给村外的人,村民意见很大。有意见归有意见,碍于村委会的面子,并且村委会承诺只让刘风录种8年。因此,村民就一心等到8年头上,要回土地。”刘士章对记者讲。
  2000年春,村民们准备收回自己的土地。当他们盘算着在这块地上种哪些农作物时,却发现刘风录不仅没有退地的迹象,反而扩大了从村委会承包来的地。面积扩大到原承包地的3倍多。
  村民再次找到村委会才知道,1999年3月10日,在原承包合同没有到期的情况下,村委会又与刘风录续签了一份《土地承包合同书》,并到魏县公证处做了公证。根据续签的合同,刘风录继续承包这块地,承包期从1999年延长到2021年,且增加了原来承包地两侧的土地,总面积达到52亩(村民反映是60亩,后经法院丈量为58.7亩),承包费为每亩每年150元。
  村民们直接向乡政府反映了这件事。乡政府虽然进行了多次调解,却始终没有使三方达成一致意见。于是2004年10月农民把村委会和刘风录(作为第三人)告上法庭。
  魏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,除了外出打工的,在家的农民大多靠务农维持生计。“这块地完全够我们这些村民一年的口粮。现在农业税免交了,还有补贴,我们一定要讨回自己的土地。”刘士章说。“现在农民种地不仅免了农业税,还有补贴,农民种地有了积极性,我们支持农民要回自己的土地。”胡庄村支书杨九龙对记者说。

  村委改变了态度

  “当时乡政府搞种植产业调整,还在村里设立了临时指挥部,要求种植树苗。于是村委就擅自作主了。”村支书杨九龙述说村委与刘风录签合同的背景,“现在村委会也知道自己犯了错误,希望法院判我们败诉。希望刘风录返还农民的土地。”杨九龙接着说。
  2004年10月,魏县人民法院将此事立案。三个月后,由魏县法院民三庭开庭审理。法庭上,村委代表陈述,1999年的合同,村委会的确没有通知这三十几户村民,是原村长杨建新所签。
  刘风录则称,自己现在承包的土地是依据1999年3月10日的承包合同得到的,合同经过了公证处公证,合同有效。
  2005年3月14日,魏县人民法院判决,村委会不是土地承包经营权流转的主体,更没有代理权,在没有征得村民同意的情况下,与刘风录签订合同,超越了其职责权限。属于无权代理的侵权行为。但是,法院又认为,从1993年刘风录承包土地,到2004年案件起诉,合同已经履行11年,刘风录一直支付承包费,村民没有主张自己的权利,应该视为村民默认,并且刘风录已经在土地上进行了大量投入,如果中止合同,会造成巨大经济损失。因此,判定合同有效,并将承包费由原来的150元提高到450元。

  “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”

  对此判决,原告、被告都不服,分别于判决后的第13天和第14天提起了上诉。2005年9月2日,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以“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”为由,将此案发回魏县人民法院重审。
  村民认为,此次一审判决有个明显的错误,即刘风录户籍在魏县城镇,判决书上却把刘风录写成是胡庄村村民。按照《农村土地承包法》规定,发包方如果把土地承包给外来的单位或个人,必须经过三分之二以上村民同意,并报乡(镇)人民政府批准。而当时并未召开村民大会或代表大会征求意见。
  另外,村民们还认为,他们没有对刘风录承包土地默认。自1993年以来,村委会不经村民同意,与刘风录私下签订协议承包村民的土地,村民意见就很大。1999年续签的合同涉及到的地亩多,承包年数长。知道这件事后,村民立即找到村委,坚决要收回自己的土地。村民也曾多次到乡政府去反映这件事。法院认为村民默认合同,不符合实际。
  2005年3月,最高人民法院出台《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》规定,因发包方违法调整承包地,发包方已将承包地另行发包给第三人,承包方以发包方和第三人为共同被告,请求确认其所签订的承包合同无效,返还承包地并赔偿损失的,应予支持。
  秋天农民收获了玉米,又到了种小麦的季节。尽管法院出台了明文的司法解释,然而,这39户村民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地里才能收获自己的粮食。

  跨越一年的重审

  此案发回后,由魏县德政、双庙两法庭负责审理。其间,又有6户村民提出参加诉讼。2006年7月26日,原告、被告以及第三人被通知于8月10日到双庙开庭。
  开庭前,村委会委托村支书兼村主任杨九龙代理出庭。村委出具证明,承认与刘风录伪造了合同,证明写道:“当时签订合同时无群众指纹,公证处不让拿合同,第二天支书杨九龙、村长杨建新和刘风录共同替别人按了一部分手印,欺骗了公证处。”在向法庭出具的证明书中,村委还承认与刘风录签订的承包合同没有开群众会,群众不同意;刘风录不是胡庄村农业户口;自从1999年将地承包给刘风录后,群众意见很大,多次向村委要地。
  8月10日,当4名村民诉讼代表赶到双庙法庭时,法庭告诉他们,在39户原告中有6户已经撤诉,后来新增的6户不能参加今天的诉讼,必须另行起诉。案件再一次被搁浅。此案2005年9月12日被发回重审,现在一年过去了,村民们仍然没有收到要开庭的通知。
  近日,最高人民法院又出台了《关于人民法院为建设社会主义新农村提供司法保障的意见》,要求对于非法转让、倒卖土地使用权,非法占用耕地,非法批准征用、占用土地的犯罪,要坚决依法惩处,全力维护农业生产发展和农村社会稳定。
  针对这种土地纠纷案,最高人民法院不断下达明确法规条文,以维护农民长期稳定的土地承包经营权。然而,负责此次案件审理的德政法庭庭长连美林告诉记者,案件还不能审理,主要是因为“这个案子特别‘复杂’,审理起来有难度,因此才拖延到现在。”截至记者发稿,法院仍没有通知村民何时能够开庭。


 


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用户名: 密码: 验证码:
本站部分信息由相应民事主体自行提供,该信息内容的真实性、准确性和合法性应由该民事主体负责。乡村生活网 对此不承担任何保证责任。
村村通·一路发三农信息化168网站群平台成员·全国三农信息一体化应用平台--中农兴业工程指定网站
乡村生活网 版权所有 Copyright © 2004-2017 xcshw.org.cn Inc All Rights Reserved
京ICP备11019690号-51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231号
联系邮箱:nongcunhzsw@tom.com  客服电话:010-56021399 010-80449558
业务QQ:    客服QQ: